忍者ブログ

陪我到最後

筆墨丹青,書寫一世芳華

一盞心燈,一份柔情,一席相思,將自己隔在塵世之外,擱筆凝望夜的清寂,倚窗佇立,任涼風吹散青絲長髮。舉月茗香,吟一曲環媚的心音,攜一抹如昔的惦念,且歌且飲。
  
  身處一片喧囂,心守一份寧靜。阡陌紅塵,我們於文字中行走,一管瘦筆,一頁詩箋,一卷詞令,一脈心語。篆刻繁華,記錄衰榮,將世事絢爛成詩。借箋墨絲竹,於悠悠旋律中,尋夢,染一指姹紫嫣紅,如蝶翩躚reenex
  
  因文字,遇見他,如花般,暗香而動,轉身回眸,似千萬年的驚豔,迷了迷離的眼,醉了紅塵凡心。
  
  夜裏,與他共枕,說盡悄語心思,談盡歲月流離,共宣三世諾言,十指相扣,心心相戀,把筆墨比作紅燭,文字化作嫁衣,結絕世情緣。
  
  紅塵夢醒,一切皆是文字的夢,他,只是心海幻化的清影;溫文爾雅,只是筆墨勾勒出的輪廓;悠然心思,只是筆者手下的掌紋,一圈圈,永遠找不到源頭斷尾,只留,獨自一人在角落流淚酌情。
  
  一文一男子,一字一愛戀,彼岸花開,荼靡花事,紫色蝴蝶帶著一抹傷情,尋覓那一顆相思紅豆,落寞紅顏,緬懷文字的情緣。
  
  都說女子文章錦繡,誰知新詞舊賦,字字句句皆春愁。都說年少不知愁,誰明風花雪月,孤影獨酌寒如秋。青青子衿,何處安放我等癡心。月影陰晴,悲歡離合總是無情。去年花謝,今年花開。光陰荏苒,埋汰了朱顏,沖淡了情緣,薄涼了癡念。醉魂已難逐淩波夢,是非情愛一場空reenex
  
  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叫人滿心躊躇。濃情繾綣一出戲,一步天涯,一步海角。戲裏霜花,戲裏風雨,都是一角天地的煩惱。只情節太銷魂,出戲淺,入戲深。一種淒涼,十分憔悴,都是執著。
  
  曼憶從前,青衣女子,眼波流轉,流光溢彩,皆是柔情。只如今斷盡愁腸,又有誰憐惜?淚沒雙頰,又有誰來相拭?莫道不銷魂,何以念深深?往事夢魘已成過去,人卻深陷難以覺醒。每一寸相思惆悵,都交織成無言片段,在腦海縈回。若人生只如初見,是否就會歲月靜好,少了這春日諸般憂愁。只是人生又何來如果,情來緣逝,自此,一生無解。
  
  流年歲月,記憶已化作一縷青絲,消散在九霄雲霧,凝集成‘曾經’的雨露,淡淡憂情,淺淺傷痕,磨滅不了文字的愛戀。
  
  獨身踽行,豔陽下,消瘦身姿,沒有張揚的步伐,低頭默然而行,靜靜望著腳尖,陪伴著的只是腳下的影子,悲涼的情早已不堪,可憐癡兒未覺然。
  
  鳥兒雙雙而飛,風中,發梢飄逸,蹉跎寒霜,蕭瑟清風,席捲沉埋文字的年華,三生石畔,千年情緣,生死愛戀,只存於文字的世界,於是笑歎人生如戲,伏案奮筆疾書,寫一份傷情,述一份苦意,道一段文字的愛戀寰宇家庭
  
  一夢千年,回首韶華,等待的是回頭續寫這份愛意,文字的聖殿,抹一把花粉,裝點孤身的戀情。期待,又一場文字的邂逅,君不再是筆墨下的你,而是真真切切。如今,少了淚水,多了孤寂傷情的文字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