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陪我到最後

蘋果和香蕉


章草草初見莫梨時,她正挽著小安的手在奶奶的冰糖葫蘆車前左顧右盼,看著一串串色彩鮮豔的糖葫蘆而摒住呼吸,安靜得像一顆被糖浸住的山楂果,小安催促說你要哪個口味時,莫梨才回過神對賣糖葫蘆的奶奶說,“梨,有梨做的麼?”奶奶笑的很溫暖,把一個的遞給莫梨,說,孩子,拿去吧,下次你來,就有梨的了,一定會有的。莫梨興奮得接過,歪歪頭,飛也似的跑掉,深秋的黃昏,暗冷得風,誘dermes人的糖葫蘆。還在原地的小安厥起嘴,不樂意的付錢。那年,莫梨5歲,和小安一樣大。章草草站在奶奶身邊,背著一個松垮的書包,一句話也沒說,看著兩個小女孩牽手走掉,這一年,章草草7歲。

2。草草的身世

草草是個棄嬰,從出生的時候起就不知道父母在哪裡,在長侗街上,這是個公開的秘密,奶奶是一個退了休的護士長,把草草抱回來的時候,奶奶的所有兒女都極力反對,奶奶年輕守寡,一個人拉扯了兩個孩子,如今,夕暮之年又多了一泰國自由行個毫不相關的孩子,兒女們自然不同意,“這個小雜種,只會是個負擔,還指望想他的福麼?”奶奶笑笑,把草草抱緊,“我並沒有指望任何人,他和你們一樣,都是我的孩子,有我的就不會餓到他,看他的小樣子,多麼像你們小時候。”“媽媽,你瘋了麼?這個來歷不明的小野種怎麼會像我們小時候?”兒女都非常不滿。“很像啊,你們這麼小的時候也這樣蜷著小手呼呼的安靜得睡在我的懷裡。你們放心,我自己能夠撫養他,我還有退休金,還可以在外找份事做,實在不行,還有我的那些老姐妹們,她們總是很喜歡小孩子的。”兒女們憤憤地離開,不再勸說,他們知道,媽媽是一個怎樣倔強的人。於是,草草就留了下來,並且跟奶奶姓,於是,章草草有了一個家。

3。長侗街的孩子

長桐街是一條很古老的街巷,街旁邊的房屋比章奶奶的年齡還要大,街道仍舊是大青石鋪就的,街上有很多像草草一般大小的孩子,但沒有孩子願意跟他玩,每逢下雨,街道上就湧出很多光著腳丫的小孩,草草在奶奶的閣樓上聳拉格小腦袋往下看,孩子中有一個叫啟的男孩,大家總叫他大啟,他是長侗街的孩子王,他有好幾次在巷口堵住女傭草草,讓草草給他帶糖葫蘆來吃,草草不同意,他不想奶奶太辛苦,於是就有拳腳落在他身上。草草也很倔強,跑不過的情況下就用牙使勁咬大啟,每每這個時候,大啟就敖的一聲跳起來跑掉,一群小孩也就一哄而散。草草揉柔在青石上磕青的膝蓋,正正衣服,背著書包回家。其實很多次受傷都沒能逃得掉奶奶的眼睛,奶奶嚴肅的讓草草到小屋去,草草一臉委屈以為會被奶奶罵,可是奶奶近來了,端來了藥箱,一句話也不說,處理完傷口,摸著草草的頭默默地流淚。

4。終是風波

1997年,草草以年級第一的成績考上了市三中,全市做好的中學,這一年,也是奶奶60歲,奶奶的兒子和女兒在草草被收養後很少再來老房子看奶奶,可是草草知道,今天不同,奶奶60大壽,他們一定會來給奶奶慶祝的。這一天,姑姑和叔叔帶著他們的家人和孩子都來了,草草認為這是奶奶這些年來最幸福的一天,姑姑叔叔給奶奶帶來了一個很大的蛋糕,還給草草買了一個籃球,那是草草最喜歡的,每每路過籃球場,草草看到高大的身影在跳躍,就一臉興奮。姑姑和叔叔給奶奶敬了酒,外孫和孫女給奶奶道了福,草草還親自做了很大的桃子糖葫蘆,自從草草上小學後,奶奶就擺起了小攤賣糖葫蘆,可也只是秋冬之際,夏天和春天,奶奶就坐在閣樓的椅子上開始納鞋墊,一雙一雙,很厚實,很密的針腳,然後拖放在街角的李大媽的商店裡賣。換來草草的學費。奶奶看到草草做的壽桃,用手撫摸了草草的頭,立馬得到了孫女和外孫的不滿,草草離開桌子,去廚房端魚,等他再進到飯廳時,卻聽到叔叔在那裡大聲的吵鬧。“媽,供他小學畢了業就算是我們仁義至盡了,他又不是咱家的孩子,還要上什麼初中,而且是三中,他現在學習好,可以後誰知道,即使有了出息對我們又會怎樣?三中的學費那麼貴!您看您退了休,沒有一天清閒的日子,看看李叔和王姨,跟您一塊退休的,現在怎麼樣,沒事旅旅遊,抱抱孫子,阿妮和小虎您沒怎麼管過吧,可他們才是你的親孫子,我和梅也不是見死不救的人,可是要為您著想的對吧,他今年12歲,等他徹底畢業,按您的打算上完大學,還要至少十年,您瘋了吧,要我們商量的來說,不如送到東莞去打打工,你看東街的趙四家的兩個丫頭,每年都能給家裡寄萬八千的!”“混蛋!”奶奶再也忍不住,筷子拍在了桌子上,“你們都把學上了出來,一個個成了家立了業,十幾年前我能供你們兩個,現在卻供不出一個?都是我的孩子,誰再阻攔草草上學,就別再進我這個家門!”草草在廚房門口,淚落在了盤子裡。叔叔和姑姑面面相覷,姑父站出來緩解氣氛,“媽,聽說明年長侗街要拆遷了,咱家這棟老房子,聽說也在拆遷範圍之內,媽,您看……”“冬子,你想什麼,媽知道,但這棟房子,我是要留給草草的。”什麼!在場所有的人都叫了起來,“給他,這個雜種?”“他不過是撿來的”“你們都給我住嘴!你們要麼繼續坐在這裡把這頓飯吃了,要麼立馬走,別再進這個家門!你們爸爸留下的那兩塊玉佩,誰也別想要!”“什麼玉佩,媽,你從沒有給我和哥提過這件事,我們每次提及爸爸,你也會繞開不回答,家裡連張爸爸的照片都沒有,還有什麼玉佩?”姑姑的話代表了大家,他們一樣難以置信。“玉佩是你爸爸的祖上傳下來的,兩塊,龍和鳳各一枚,我本想以後把它們留給你們,幾百年的老玉,少說也值幾百萬,抵得上這十所老屋,沒想到你們今天在這裡大吵大鬧,分明是借著祝壽的機會來鬧事,連一個12歲的孩子都容不下,你們還能怎麼樣?如果這樣,那對玉佩,誰也別想得到!”“媽,瞧您說的,您誤會了,我們是看您這麼辛苦,想讓您享享清福安度晚年,草草這孩子,學習好人又乖,我們正商量著讓他在3中讀書時住我家呢,比住校強!”嬸嬸對奶奶笑著“媽,您看您有玉佩的事也不給祥子和梅說,我和冬子也就不知道,您看您這麼大年紀了,既然不愁吃穿幹嗎還要去擺攤呢?以後等著享福吧,您就祥子和梅這麼兩個親骨肉!”“我知道你們不太相信我一個老婆子既然有東西還在外面勤苦,習慣了啊,閒不住!何況玉佩是要留給你們的,不希望我把它換了錢來花吧,只要你們容得下這孩子,玉佩就給你們!至於草草上三中是住校還是寄宿你那,那得看孩子的意思。”“是是,媽,來吃菜,今天您生日,回頭再說這些事吧,再祝媽生日快樂!”“祝媽身體健康!”“祝奶奶福如東海!”“姥姥壽比南山!”草草把眼淚擦乾,把魚端了過去……飯後,姑姑在廚房和嬸嬸收拾碗筷,嘀咕著怎樣一睹老玉,至少弄清是否真有,別被老太太給忽悠了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